<code id='qk9e9'><strong id='qk9e9'></strong></code>
    1. <tr id='qk9e9'><strong id='qk9e9'></strong><small id='qk9e9'></small><button id='qk9e9'></button><li id='qk9e9'><noscript id='qk9e9'><big id='qk9e9'></big><dt id='qk9e9'></dt></noscript></li></tr><ol id='qk9e9'><table id='qk9e9'><blockquote id='qk9e9'><tbody id='qk9e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k9e9'></u><kbd id='qk9e9'><kbd id='qk9e9'></kbd></kbd>
    2. <fieldset id='qk9e9'></fieldset>

      <acronym id='qk9e9'><em id='qk9e9'></em><td id='qk9e9'><div id='qk9e9'></div></td></acronym><address id='qk9e9'><big id='qk9e9'><big id='qk9e9'></big><legend id='qk9e9'></legend></big></address>

          <i id='qk9e9'></i>

          <i id='qk9e9'><div id='qk9e9'><ins id='qk9e9'></ins></div></i>

        1. <ins id='qk9e9'></ins><span id='qk9e9'></span>
          <dl id='qk9e9'></dl>

            我也很想他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草莓视频APP_草莓视频app深夜福利_草莓视频app在线观看视频

              (一)

              小木對著她的劣質手機的攝像頭,嘴角上揚。彩信,發送,Y,確定......如往日一樣。或許是該結束啦,這次的旅行真的離開太久瞭,久得都要記不得她最熱愛的傢鄉的樣子瞭。在小木踏上田邊的水泥路的時候,手機震動瞭,是Y的短信。解鎖,讀取。如果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這一年來小木第一次讀Y的短信。“小木,這一年的流浪你一定很辛苦吧!回來吧!我很想你,小影也是......”“嗯”我這樣回Y的短信,這也是一年以來第一次回Y的短信。­

              還記得剛離開瑞城的時候,每天,小木的手機至少會有二十幾個未接來電,以及好多好多的短信。於是小木習慣把手機調成靜音,然後在睡覺之前把未接來電的記錄以及短信全部刪掉。以前小木總說想找個人陪她一起旅行,這話說瞭很多遍,可最終還是沒找到那個陪她一起旅行的人,或者說他明白始終不明白她說的那個人是自己,又或者他明白,隻是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所以小木開始瞭一個人的旅行,去瞭原來希望和那個人一起去的地方,一個人看瞭原本屬於兩個人的風景......­

              今天,小木終於到達最終的目的地——一大片向日葵田的地方。這裡的向日葵真的好漂亮,每一株都努力朝著太陽的方向生長從它們身上散發出溫暖的氣息。小木閉上眼睛,仿佛又見那年夏天Y為她采來一大捆向日葵,然後用他細長的雙手捧到小木面前,臉頰緋紅,用還未發育成熟的聲音說,“小木,送你的。”隻是因為那時的小木曾說,誰要是送她好多好多的向日葵,我就會嫁給他。“乘客您好,您乘坐的K73801由廣州開往瑞城的列車即將出發......”小木的位置在窗戶旁邊,可以將外面可以將一望無際的向日葵田盡收眼底,小木看著向日葵出神,恍惚間好像聽見Y一年前對她說的那句——你就是我的向日葵啊!雖然當時對他的霸道極其不爽,卻又一種被保護的幸福。因為Y說我是他的向日葵,隻是他的......­

              (二)

              今天的陽光極其溫暖,從窗外照進來。就如幼時,夏天夜晚在院墻裡看星星時,奶奶蒼老的手摩挲她的發一樣。小木用她的雜牌手機拍瞭這次最漫長的旅行來的最後一張照片,還是像往日一樣,嘴角上揚著,但,這一次她真的笑瞭。還是發送彩信,但這一次,有瞭內容——我回來瞭。簡簡單單的四個字,一點也不似當初的她,似乎每時每刻都是活力四射,對於想要的東西從來都是熱烈追求的樣子。六個小時的車程,小木看累瞭窗外的風景,就瞇一下眼睛。真的睡覺她是不敢的,因為一年在外的生活已經讓她明白什麼“是防人之心不可無”,不再像以前一樣,是個傻傻的小姑娘,從不會有壞人的概念。­

              當小木再一次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瞭很久都沒看到過的絲瓜架,南方特有的水稻田,小鎮裡還在用灶臺的人傢煙囪飄出縷縷白煙。雖然離開一年瞭,但這情景,卻一點也不陌生,因為在夢裡已經出現太多次瞭。從站臺出來,小木看瞭一下手機,剛好是下午兩點。小木記得下午兩點是瑞城最熱的時候,每到這個時間點,她一定是窩在傢裡,一步也不肯挪動的。太陽火辣辣地炙烤著大地,小木抬起頭,陽光有些刺眼。她把Y二十歲生日時送她的帽子戴上,這帽子應該是從這裡帶走的她覺得唯一比錢更加珍貴的東西吧!小木隨著人流往前走,看到那些扛著大包小包的人,目光努力搜尋。突然眼前一亮,“叔,我在這呢!”然後就看到一個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咧開嘴,露出幾顆閃閃發光的金牙,哈哈大笑,“哈哈……狗娃子,咋幾年沒見都長成大青年啦!”瞬間,整個大廳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們兩個人那裡,停瞭幾秒又轉回去,還有些人用鄙夷的眼光,極嘲諷的口氣說,“有人接有屁瞭不起啊!”其實有人能給你這樣的溫暖也是一種極大的幸福丫,小木在心裡這樣想著,卻對自己說,“其實我一點也不羨慕他們!”其實,小木心裡還是希望有人會牽掛…­

              (三)

              “小木頭!”好熟悉的稱呼,這個聲音就像是來自那年夏天的午後,往事像大堤決口湧入腦海。那年,外婆來接小木到媽媽的新傢,也是這樣一個午後,陽光也如今日般耀眼。在候車大廳最中央的柱子上貼著一張發黃的廢舊報紙,用木炭灰寫著“我是孤兒,求好心人幫幫我!”歪歪扭扭的字體仿佛訴說眼前這個小女孩的命運的艱難與曲折。臟兮兮的臉龐,眼眶紅紅的,一雙小小的眼前努力睜著,似乎這樣就可以不讓眼淚掉下來瞭。此刻,小木仿佛看到另外一個自己。父親離開的時候,她也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所有人,因為她答應過爸爸不會哭的,她要做個堅強的孩子。在眾人驚訝的眼光中,小木走過去,牽起小女孩的手。“走,我們回傢去。”小女孩乖巧地點點頭,“嗯!”­

              小木叫她小影,小木說,你就像我的影子,我們要一直在一起。小木知道那個媽媽要她叫爸爸的男人是個很有錢的人,所以小木求媽媽讓他收養小影,而那個媽媽讓小木稱之為爸爸的人覺得小木已經是一個很大的負擔瞭,不想再背上一個包袱。於是小木笑著威脅說如果不收留小影她就離傢出走,才使得那男人勉強答應。小影一直是個乖巧的孩子,會觀察大人的臉色,會幫忙分擔傢務。。。總之,她做瞭所有她能做的事,小心翼翼地在這個“傢”生存著。鄰居總說小木一傢命好,收留瞭小影這麼聽話的孩子,有時候也會嘆息,這孩子什麼都好,可惜就是不喜歡講話,也不喜歡笑。。。而對於小影來說,隻有和小木在一起才是最快樂的!在小木的強烈要求下,她們共用一個房間。每天,在小木媽媽來和小木說完晚安之後,這個小房間就成瞭兩個人的樂園。她們可以在床上一直聊到天亮,偶爾撓一下對方癢癢,或者半夜爬到屋頂上看星星……對小影來說,小木真的好像太陽一樣,給瞭她太多太多溫暖。從此,形影不離的兩個人成瞭三個人,一起上學,一起回傢,一起玩耍…小木現在也總還是常常想起那段年幼的時光,她想那些都是他們最最珍貴的回憶吧!而對那時的小木來說,多瞭一個除Y以外的玩伴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從此,形影不離的兩個人成瞭三個人,一起上學,一起回傢,一起玩耍…小木現在也總還是常常想起那段年幼的時光,她想那些都是他們最最珍貴的回憶吧!­

              (四)

              流星再美,也隻是瞬間。年幼的小木總在一些言情小說中看到這樣的句子,那時的她並不明白這句話的含義。她是覺得她和小木還有Y可以一直這樣,直到永遠的。時間就像小木當年玩耍時抓在手中的沙,在不知不覺中流走…明天就是小影子(小木一直這樣喚小影)的十八歲生日瞭,小木追著媽媽幫小影過生日。其實小影隻希望和小木一起,隻有兩個人安安靜靜地像平常一樣過一天,或者吃一個小小的蛋糕,這樣就夠瞭。可是小木卻覺得人生沒有第二個十八歲,應該好好地慶祝一下。一大早,在和小影說完生日快樂之後,小木就匆匆忙忙地出門。出門之前小木還神秘兮兮地對小影說,“晚上等我回來哦!”小影雖然覺得有點不對勁,也沒多想什麼。隻是在心裡嘀咕瞭一下‘這小個木頭,一定又有什麼鬼點子瞭’。­

              晚飯之前,小影如往常一樣在房間寫作業。“咚咚……”,小影起身去開門。“HAPPYBIRTHDAYTOYOU!。。。”小影看到她所有的同學都在為她唱生日歌,為她祝福。桌上放著一個好大的蛋糕,上面寫著“祝小影生日快樂!”此刻,小影感覺眼眶有一股溫熱的液體流過,因為這是她從來沒有過的待遇。自從父親離開之後,就再也沒有人幫她過一次生日,哪怕是簡單的一碗壽面。小木看到小影眼眶紅紅的,手忙腳亂“小影子,我做錯什麼瞭嗎?你不要哭呀!”小影趕緊擦掉眼淚,給小木一個大大的微笑,“怎麼會呢!小影很開心的,謝謝小木還有大傢幫我過生日,我真的很開心!”這是小影十八年來過得最隆重的一次生日,小木媽媽親自下廚,小木則精心設計瞭許多節目,包括把全班同學請到傢裡來幫小影過生日。為瞭這場生日派對,小木和Y可是策劃瞭很久呢!那天晚上,小影和所有的同學都相處得極其融洽。在和其他同學的互動裡,其實班上有很多同學和她都是志同道合之人。或許真的像奶奶說的那樣,自己應該多笑一笑,這樣就不會給人一種難以接近的像冰山一樣的感覺瞭。­

              九點多,生日派對也漸漸接近尾聲,同學們差不多都回傢瞭。小木媽媽對小影說,“你去休息吧!今天就我來收拾,明天再一切恢復正常”小影還想說什麼,小木拉著小影就往房間跑。“這孩子,慢點跑!”隻聽見小木媽媽在身後叫著。“小影,時間過得好快哦!一轉眼,你也十八歲瞭”小木望著蔚藍天空對說。“小影,你有喜歡的人嗎?”小木很自然地問,而小影被小木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到瞭,愣瞭幾秒,然後臉刷地一下紅瞭。“快說!快說!”小木很興奮地嚷著,“額。。。”“不要磨蹭嘛!”“等一下”小影很認真地看著小木“如果我和你喜歡同一個人,你會怎麼辦?”這次輪到小木愣住瞭,不過在下一秒她馬上就反應過來,“那我就離開呀,讓你們在一起嘛!”當時真的說得好輕松,仿佛在訴說與自己毫不相幹的一件事。“小影是個讓人心疼的孩子,好好照顧她!”這是小木離開之前留給Y的最後一封信,蒼白的紙張,墨跡延伸,仿佛早就註定瞭他們的結局……“小影,Y是喜歡你的,你們一定要幸福哦,不然我會不開心的!”這是小木給小影的最後一條短信。­

              (五)

              突然,有什麼東西落到小木臉上,濕濕的,是雨水。小木淡淡地說:“下雨瞭……”小木松開小影緊緊抱著的手臂。“我們回傢吧!”小影還是如當年一樣乖巧地點點頭。“小木,這是Y讓我轉交給你的。”一路公交車好像換瞭新的車子,小木和小影還是坐在窗戶旁邊的位置。小木接過來,是一本淡藍色的塗鴉本。那本子小木在很多年前見到過,那是Y當年最為珍貴的東西。小木每次說要看,都被Y阻止,然後用很嚴肅的口吻對她說,“不要,不然我會生氣!”而小木每次看到Y板著一張臉都會朝著他扮鬼臉,然後又有些氣憤地說“小氣鬼!不看就不看!”之後的幾天,見到Y,小木總是愛理不理的樣子,直到Y抱著一大捆向日葵來跟他道歉。其實小木早就已經不生氣瞭,隻是想要看看Y來跟她道歉的樣子。每次看到Y那麼在乎她的樣子,她都會有一種極大的滿足感。“小木”小影輕輕喚她,“看一看裡面吧!”小木翻開第一頁,­

              小木:看你收到那一大捆向日葵的時候好高興的樣子,我覺得好幸福啊!還記得你說誰要是送你好多好多的向日葵你就會嫁給他的,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送你向日葵瞭吧!因為我想要娶你!以後,我會在一大片向日葵的田裡,舉行我們的婚禮,然後請我們的親友共同見證我們的婚禮。­

              小木:你說小影是個讓人心疼的孩子,可是你知道嗎?平日的你總像向日葵一樣,那麼努力地給人無限的溫暖,看著你那麼努力的樣子,更讓我心疼。看著你哭,我多想給你我的肩膀讓你去依靠,就像小時候坐車,你總是肆無忌憚地靠在我身上。可是長大後的你,每次坐車都是和我前後排,坐在你身邊的成瞭小影。­

              小木:你離開已經半年瞭,每天我都給你打電話發短信,可是你從來沒有接過我的電話,也沒有回過我的短信。不知道現在的你過得好嗎?現在沒有我聽你講那些開心的不開心的事,你還習慣嗎?不知道那麼需要朋友的你,沒有她們在身邊會怎麼樣?小木一頁一頁地翻閱著,發現Y寫的字數一天比一天少,由一頁變為半頁多,半頁多變為半頁。小木漸漸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小木:你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我要離開的日子越來越近瞭,我想以後再也見不到你瞭。我為你種的向日葵已經開花瞭,一大片金黃色的,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可惜再也見不到你捧著我送的向日葵微笑的樣子瞭。。。­

              小木:謝謝你!我的向日葵。我就要走瞭,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以後真的再也見不到你瞭。你會想我嗎?­

              厚厚的一本塗鴉本,小木翻到最後一頁瞭。親愛的小木:我愛你!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告訴你瞭。偌大的紙張隻有空空蕩蕩的那麼幾個字,是Y一如既往清秀的字體。­

              小木合上本子,滾燙的眼淚落在淡藍色的封面上,留下透明的痕跡。小木用手去擦,那是Y留給她的,她要好好保護它。小影輕拍著小木的背,任由她的眼淚濕瞭衣裳,因為小影知道能承載小木眼淚的人已經不在。­

              “影”小木頓瞭頓,“這一年你和Y過得好嗎?”“Y,他對我很好啊!隻是心裡有個人,念念不忘,直到地老天荒……”小木沉默著,她很清楚那個人是誰,隻是。。。小木看著那一大片蔚藍天空,向日葵已經長得高過瞭頭頂,朝著太陽的方向,驕傲地生長著。“小木,我很想他,你呢?”小木轉過頭看旁邊的向日葵,“不想”小木淡淡地說,那一刻,小木眼中的天空突然變得好模糊,溫熱的液體從臉上滑落,滋養瞭這片Y為她種下的向日葵田。­

              又一年後,小木大學畢業,向日葵田旁又豎起瞭一座新墳,與不遠處的荒塚形成明顯的對比。小木按照影的意願,將她葬在向日葵田旁。“影,我也很想他……”小木對著天空大聲喊,“Y,我很想你!你聽到瞭嗎?”一陣微風拂面而過,向日葵在陽光下輕輕搖曳著……­